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原创性发展

2018-10-04 09:54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了《宣言》,把社会主义思想从空想发展到科学,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这是社会主义思想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件。此后,马克思和恩格斯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并在领导世界的过程中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引入实践,不断深化和丰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列宁和斯大林在领导十月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创立了一国胜利论、帝国主义论、过渡时期理论、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新。同志、同志、同志、同志等在领导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的过程中,深入探索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如何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问题,探索、创立和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习总在领导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过程中,创立了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全面分析当今时代特点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时代背景,科学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主义的内在联系,深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科学回答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问题,从实践和理论的结合上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形成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最新,极大地推动了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今时代的原创性发展。

  全面分析当今时代特点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科学内涵,形成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当代发展现实基础上的原创性观点

  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和发展,始终紧密结合不断发展着的社会实践。全面科学地把握当今时代的国际国内形势和时代发展特点,是创新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前提。习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科学方法,对当今世界特别是21世纪以来的世界经济状况作了全面分析,科学地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深刻内涵和基本要求,创造性地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当代发展的基础和条件。

  一方面,从时代本质和时代特征的角度深刻阐明了当今人类虽然依然处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地位的“大的历史时代”,但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不仅没有得到解决而且引发了持久的危机,并呈现出许多新的特征,这是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今时代发展的现实基础。

  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就明确提出了人类社会已经进入“资产阶级时代”的科学判断,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地位的“大的历史时代”。基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个时代从一开始就充满着资产阶级同的斗争,充满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种制度、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这种斗争发展的总趋势就是“两个必然”——“资产阶级的和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但这个历史总趋势在不同时期又呈现出不同的特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同志、同志等正是根据不同时期的时代特征分别创新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进入21世纪,资本主义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当今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体系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之中,呈现出一系列新的时代特征。一是世界的多极化、经济的全球化、社会的信息化、文化的多样化深入全面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经济秩序变革正在快速推进,各个国家之间的相互联系不断加深,国际间各种力量的对比趋于平衡,和平和发展的世界大势不可逆转。二是当今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世界经济增长的动能严重不足,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分化状况更加严重,局部战争和动荡频繁发生,、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成为全球性问题。

  特别是2008年以来的资本主义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引发了当今世界的深刻变化。习总指出:“从国际金融危机看,许多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国家之间、国家同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不断深化,反对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和的力量在迅速发展,社会主义国家、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成为和平发展的主力军。这就告诉人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这同时也是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能够得到和发展的根本依据。

  另一方面,系统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进程,从科学社会主义最新阶段和发展前景的角度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过了奠基和探索、开创和推进的长期发展,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代,为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走出低谷、繁荣带来了新的生机活力。

  以来,中国带领中国人民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开拓前进,我国的综合国力进入世界前列,国际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党、国家、人民、军队以及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华民族正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已经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矛盾要求我们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地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为此,党的十九大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以及党的建设等各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随着这些重大部署的贯彻落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将获得新的发展,必将更加提振全国各族人民发展社会主义的信心,为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提供经验借鉴和智慧参考,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不论是关于资本主义重大变化、当今资本主义危机及其新特点、当今世界格局变动和全球性问题的论述,还是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及其重大意义、我国主要矛盾深刻变化及其任务要求的论述,都是前人所没有也不可能论述的重大创新性观点,从而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创性思想内容。

  深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逻辑依据和本质内涵,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内在联系方面的原创性思想

  如何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的内在联系,是创新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丰富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键问题。同时,这个方面的内容也是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方面,原创性地阐述了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联系,提出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逻辑前提和理论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主义的当代现实体现和实践形态。

  在马克思主义创立和发展的过程中,科学社会主义与主义具有同义性,科学社会主义的另一个名称就是主义。《宣言》就是在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学说和空想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础上,创立了主义学说即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也就是恩格斯后来所说的“现代社会主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主义之间逻辑关系的,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逻辑关系的分析。

  习总反复强调,坚想是人上的“钙”,必须牢固主义远大理想。“我们干事业不能忘本忘祖、忘记初心。我们人的本,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主义的,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不能丢掉、不能忘记。

  习总从来不是抽象地讨论主义理想,而是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来讨论。他提出:“我们党以马克思主义为立党之本,以实现主义为最高理想,以全心全意为根本旨,这就是人的本。没有了这些,就是无本之木。我们整个道、理论、制度的逻辑关系就在这里。……以来,我们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都源于这个理想。”他特别强调,我们正在做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事情,我们的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这一点必须牢牢记住;而这个伟大事业的本源和依据就是主义远大理想,这一点更不能忘记:“我们依据主义和社会主义理想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理论、制度,这样整个逻辑才成立。如果前提都不要了,就完全变成了实用主义。”任何、恶意曲解或故意割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主义关系的思想都是十分错误的,需要避免。

  另一方面,原创性地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质的性,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当今时代最鲜活的科学社会主义。

  深刻和准确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是创新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题中之义,也是习总在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方面作出的重大贡献。实事求是地说,在党的之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虽然已经有几十年的实践发展,但是从理论上明确界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依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正因为如此,思想界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的争论长期不断,一些人总是想方设法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成是新主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等,在理论上制造混乱。

  党的以后,习总深刻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他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带领人民长期实践取得的根本成就,是新时期开创的,也是建立在我们党长期奋斗基础上的,是由党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接力探得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发展的最新阶段,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基本问题,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具有鲜明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理论、制度、文化构成的四位一体的社会主义,是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社会主义。

  这些重要论述深刻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依据、逻辑前提、本质,打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的内在关联,构成了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添加了当今时代的原创性内容。

  系统阐述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问题、基本方略、战略安排,形成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重大部署方面的原创性内容

  首先,科学回答重大时代课题,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创造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最新。

  任何科学理论都是时代的精华,是对时代所提出的重大实践和理论问题的科学回答。随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实践的深入发展,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一个必须深入探索、科学回答的重大时代课题,习总牢牢抓住这个核心问题,用“八个明确”的精炼概括作出了科学回答。“八个明确”紧密结合我国的基本国情,深刻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等一系列重大的基本问题,构成了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内涵,形成了一个逻辑严密、内涵丰富、系统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深化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宝库。

  其次,系统阐述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的行动纲领和政策部署。

  科学社会主义绝不仅仅是停留在理论状态的思想建构,而是始终界的实践中展开、不断获得鲜活生命力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体。作为科学社会主义当代形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处于发展着的实践当中,而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就必须要制定科学的发展方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就是系统阐述了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从行动纲领和重大举措的角度,根据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要求,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对经济、、、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教、社会、生态文明、、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个方面,作出系统的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深刻回答新时代怎样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问题,形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和政策体系。

  最后,全面规划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的战略安排,把科学社会主义最新理论贯彻到发展实践当中。

  科学社会主义有明确的目标指向,就是要指导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朝着主义的远大理想奋力前进。马克思主义者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统一论者,总是善于在最高纲领的前提下制定和实现最低纲领,通过实现一个一个最低纲领逐步实现最高纲领的目标。

  习总多次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的统一,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就是要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纲领虽然是从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但也没有脱离党的最高理想。我们既不能耽于空想、空喊口号,也不能丢掉理想、迷失方向,要以强大的战略定力抵制抛弃社会主义的各种错误主张,纠正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综合国力,不断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不断在做好当下事情的过程中向最终目标奋力前进。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党根据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作出了全面的战略安排。从党的十九大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要如期实现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小康社会。在此基础上,我国将开始启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第一个阶段,即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即从2035年到21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这个战略安排,把主义远大理想、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建立富强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辩证统一起来,把党的基本理论、基本线和基本方略具体化为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规划,形成引领当代中国和中国人民实现奋斗目标的行动纲领,必将在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同时,为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蓬勃发展带来新的生机活力。

  [1]习总重要讲话文章选编[M].: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作者简介:金民卿,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